当FABO大咖遇到西安欧亚学院-艾德艺术设计学院 | 如何应用PBL开展课程设计?

PBL项目式学习是什么,它和传统教育的本质区别在哪里?项目式学习是如何形成“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模式? 项目式学习的课程设计与研发重点是什么,对学院当前不同的专业课程应怎样结合?在设计学科中,如何利用“设计”和“设计思维”,展开”项目”和”项目式学习”?如何鼓励老师的跨专业、跨行业合作,推进师生的角色的演化?

基于以上的一系列的问题与思考,2020年秋季学期,欧亚艾德艺术设计学院邀请到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丁峻峰教授以及他带领的Fablab O实验室的导师团队,来艾德进行为期两天的PBL项目式学习工作坊,就如何利用好这个在实践中学习的学习方法,一起思考交流。

丁峻峰 | Jeff Ding

丁峻峰 | Jeff Ding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副教授,Fablab O| 数制工坊创始人、主任,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数字方向)硕士,美国注册美国注册建筑师(AIA),LEED可持续认证会员。2013年9月,丁峻峰联合 MIT 麻省理工学院,在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创办了中国第一家FABLAB实验室,并创办了FABLBO O |“数制”工坊(FABO),FABO X|智造学术X,FABO Playground|数制乐园 STEAM教育课程和系统;同时丁峻峰活跃在相关“数制”跨界项目和研究前沿。最近几年里,FABO得到许多主流媒体和海内外网络媒体的高度兴趣。

21世纪的学生需要培养他们什么样的能力?两天的工作坊学习从这个问题开始剖析。因为电脑技术的不断发展,基于互联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加快了技术信息全球化的步伐,很多工作已经被数字时代的人工智能技术所代替。因此,当前社会对学生能力的要求也随之改变。

以下这4项被评选为本世纪最需要学习的4C能力:思辨思维(Critical Thinking)、 沟通能力(Communication)、协作能力(Collaboration)、 创新创造能力(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这些核心能力的掌握,可以通过深度学习来实现,而PBL项目式学习是能够达到深层学习的有效方法。

设计中的项目式学习原理

2001年,在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比特和原子实验室(Center for Bits and Atoms),就创建了Fablab数制实验室,这里配置数字化制造和成形桌面设备系统,是一个小型的装配空间也是一个创客空间。这让学工科、经济、人文艺术等不同背景和专业的人能够协同跨界,通过实验室的设备和技术,将构思和想法变为现实,制作出想要的一切事物。而这也是STEAM教育倡导的理念,即引导学生整合资源来横向拓展,突破学科和技术间的既定框架

基于STEAM的教育系统 ,Fablab O通过多年的教育实践,以设计为引领,将艺术、设计、人文与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完美结合,以设计思维为核心逻辑、PBL项目式学习为主要教学场景,将绘画、音乐、人文同3D打印、镭射切割、人工智能、VR&AR等前沿技术有机融合,开拓“做中学Learning by Doing” 的实践内容找到了一个完整解决的方案。

同学们参与互动时写的纸条

项目工作,开始于欧洲的建筑学校,是人们通过努力运用新的方法,将人力、材料和财务的资源组织起来,在给定的费用和时间约束规范内完成一项独立的、一次性的工作任务,以期达到由数量和质量指标所限定的目标。

思维的碰撞

PBL基于项目或者问题的学习,是“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理念,学习策略和学习方式,它引导师以学生为中心来精心设计项目,学生需要通过一系列的自主探究活动来解决项目中真实、复杂的问题, 并在完成项目任务的过程中进行自主建构式的学习、小组协作式学习,掌握项目所需的知识和技能。

在项目式学习中,项目源于真实的社会情景,完成这个项目不仅需要具备专业知识与技能,更需要感性的生活体验,参与者应能站在用户的角度考量问题,设身处地地分析问题的情景及需要同理心,另一方面,项目的完成需要在过程中的各个阶段不断进行修改。若设计不合理,就要返回上一阶段重新修订,这需要一个可迭代的模型引导项目实施。

设计思维通过提出有意义的创意和想法,来解决实际的问题,具有一套体系模式,它强调的共情迭代性为项目式学习的实施可提供思维和方法层面的支撑。设计思维强调联系真实社会情景,创造性地解决问题,而在项目式学习中,项目源于真实的社会情景,其结果就是创造出制品已解决情景中的问题,项目式学习能够提升参与者的核心素养与能力,二者都强调了创造、现实情境和能力提升

那么,如何去应用PBL进行课程设计?经过了研究支持和课堂实践的PBL黄金公式展示了其课程设计的基本原则和核心要素:

1. 挑战性的问题
一个待探究或待解决的问题是一个项目的核心。这个问题应该具有一定的挑战性,但同时,有没有难到让学生望而却步。

2. 持续性的探究
项目式学习的过程中学生针对提出的问题查找、整合和使用信息。

3. 真实性
项目的真实性一方面体现在以解决真实世界的实际问题为目标,应用真实的工具和评估标准成果或产品会产生真实的影响;另一方面,若项目能真实地表达学生个人的兴趣爱好或生活中关心的问题,也会为项目的真实性加分。

4. 学生的发言权及选择权
学生需要对项目有自己的发言权包括做什么和怎么做。

5. 反思
学生和老师在项目过程中需要针对各个环节进行反思包括学习的内容、探究和项目执行的有效性、项目成果的质量项目中遇到的问题及解决方案。

6. 评论与修正
学生们需要提出及接受意见和建议,并知道如何基于反馈来改进他们的执行方案、完善他们的产品。

7. 项目成果的公开展示
学生们需要向同学、老师以外的公众阐释、展示或者呈现他们的项目成果。

PBL项目式学习课程设计

为了更切实体会PBL学习流程和课程设计重点,艾德的老师们也参与到了将现有讲授的课程进行PBL化的实践。

研讨中,来自不同学科专业组的老师被分别安排在同一个教研小组,以这样的方式让跨学科和跨领域的知识点实现交叉碰撞。老师们通过互相采访和反思的方式,了解彼此课程的教授现状,通过解读与讨论,总结授课过程中共同面临的困难和挑战。

随后,每小组选取一个现有的课程项目,选择应用三个PBL⻩金公式的部分,目标是将课程与专业、面向的学生、课程结构和作业布置、以及考核标准等课程框架进行重构,将选定的课程项目推向更有效的PBL。

在实际应用PBL核心要素的过程,各组遇到的最大的挑战就是确定“挑战性的问题”。这个驱动型问题用于激励学生自主地学习,并能够在过程中,运用已有的知识和能力对问题反复地推敲、探索,并最终回答或解决。因此,问题的设定须是基于现实世界里真实发生的问题,且具有开放性,而非结果导向的、在一开始就限定了学生的想象或答案。这样才是一个以学生为中心、教师为导体的学习模式的良好开端。

两天的思考与碰撞,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Fablab O的教师团队和艾德的老师们通过讲座和实践工作坊,深入了解了项目式学习的基本原理和结构,并在工作坊的研讨中剖析现有课程项目中遇到的问题,从实操PBL设计流程和要素来重塑“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感知教学过程中的挑战和痛点,发现、思考、优化现有的课程设计。

教师合照

发表评论